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曦晖书院

仁义礼信 传统回归

 
 
 

日志

 
 

回家!一个古老的神话传说  

2014-11-28 22:48:28|  分类: 神传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于 顺承传统文化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古老的王国。那里的环境风调雨顺,田地间谷物茂密,道路旁百花丛生;那里的百姓民风淳朴,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那里的国王拥有慈悲与威严,以仁爱管理和教化一方众生。那是一个充满着欢歌笑语的乐园,在荒芜沙漠的围绕之中,这里生机勃勃,没有饥寒,没有战乱。这是一个纯净的世界,纯净的在这里找不到一丝灰尘,纯净的没有一个人有自私的心。

不是世上没有灰尘,而是灰尘一旦出现就立刻被打扫干净;也不是王国没有一个自私的人,有罪的人会遭到永远的流放,在那荒芜的沙漠之中。

有一个犯人被带到了国王的面前,他偷窃了邻居的物品。国王怜悯的看着他,惋惜的说:“我的孩子,是什么助长了你自私的心理?是什么使你失去了自己的理智?你的行为使你丧失了在这美好的世界里生活的资格,你将被流放到那荒芜的沙漠。”

犯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我的王啊,请您慈悲!一时的糊涂让我犯下了悔恨终生的错误!一丝邪恶的妄念,让我永远失去了美好的一切!我的王啊,请您慈悲!离开了家园我将一无所有,荒芜的沙漠里叫我如何生存?我的王啊,请您慈悲!我保证不会再生出一丝的邪念,我保证不会再做出任何无理智的妄为!请您相信我,给我一个回家的机会。”国王走下宝座,伸出温暖的手抚摸犯人的头,慈悲而威严的面孔露出了些许的笑容:“我的孩子,我看到了你一颗真诚向善的心,你的善念创造了你被救度的机缘。可是我的孩子,邪恶的妄念已经侵蚀你曾经纯洁的心灵;无知的妄为已经让你背上了黑色的罪业。我的孩子,纯洁的世界不能被一丝的灰尘所污染,你只有洗清你的罪业才能回到这美好的家园。”

犯人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我的王啊,请您慈悲!再给我一个回家的机会!”国王返回宝座,举起权杖,做出了最后的判决:“我的孩子,你将被流放到荒芜的沙漠。可是,那里将不是你最终的归宿。你要在那里痛改前非,洗清罪业,千年之后我将亲自前去接你回家!”国王走下宝座,双手扶起了犯人:“我的孩子,准备上路吧。我的孩子,你要记住:无论何时不要忘记家乡的美好;无论外界的生活多么艰辛,不要放弃你心中的善念;外界不是你久待之地,千万不要忘记故乡的亲人还在等待着你回家!”

犯人泪如雨下,俯首再拜,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个美好的王国。荒芜的沙漠对于从美好的世界里被流放的犯人来说就像地狱一般可怕:日间灼肤的炙热,夜晚刺骨的寒冷;除了沙子和干燥的空气,这里什么也没有。犯人早已吃完了所带的干粮,喝尽了皮囊中最后一滴水。他没有放弃,他还在沙漠中执著的走着,执著的寻找着一线生存的希望。因为,他想回家,国王的承诺,千年的救度成了他必须活下去的希望与动力。他一边走,一边在心中呼唤着王,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绿洲。

说是绿洲,其实也只是一个快要干涸的泥水潭而已,周围有着零星的绿色,潭中也活着一些低等的生物。犯人在潭边支起了帐篷,开始了千年的等待。犯人不是第一个找到这片绿洲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他们大多都是犯了罪后被国王放逐的犯人,他们同样的思念自己的故乡,他们同样得到了国王千年之后救度的承诺。

千年的等待是漫长的,他们开始分工合作,组建了一个小小的社会,围绕着这片绿洲开始繁衍生息,艰难度日。长期的营养不良,肮脏的水源,过度的劳累摧毁了人们的健康。第一批来到绿洲的人逐渐的都走完了他们短暂的生命。临死前,这位犯人看着自己食不果腹的孩子,内心一片凄凉:“我的王啊,请您慈悲!我等不到千年后您亲自前来的那一天了。因为我的罪业,我的孩子现在还留在这荒芜的沙漠中受苦,请您将来一定要带着我的后代回到他们真正的故乡。”戴罪的灵魂无法回归纯洁的故乡,他们继续在荒漠中流荡,围绕着这块小小的绿洲轮回转世。一代又一代。美好的故乡,王的诺言也流传了一代又一代。百年过去了,成为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小小的绿洲资源是极度匮乏的。为了生存,人们开始互相争夺。战争,杀戮,征服。弱肉强食,胜者为王。集权和暴政以及大多数被奴役的人更加痛苦的生活。望眼欲穿的王的救度始终没有来到。人们开始怀疑父辈们代代相传的传说只是一个美丽却不实际的神话,只是为了给自己制造在痛苦中活下去的信心编造而成。他们放眼四周,到处都是茫茫的沙漠,似乎只有这片绿洲是唯一适合人生存的场所。

人们开始麻木,开始得过且过,开始在这恶劣的环境中学会享受短暂的人生。父辈们谆谆告诫只有纯善之人才可回到故乡的祖训被当作耳旁风,人们只想自己过得舒服,纵容私欲的膨胀,为了个人的利益不择手段伤害别人。行善者常被人欺,为恶者却有权有势。相信美好王国故乡存在的人被讥笑为愚蠢和无知。也有人决定走出绿洲,去寻找那美好的故乡,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回来。于是行恶者更加肆无忌惮,被欺压的弱小的人只能在痛苦中哀嚎:“我的王啊,您怎么还不来救我?!”换来了更多的嘲笑与皮鞭。人民认为自己已经被王抛弃了,更多的人压根就不再相信王和美好世界的存在。

其实国王一刻也没有放弃过这些戴罪的子民,他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这块小小绿洲上发生的一切。人们不知道的是,真正阻碍他们回家的是他们那颗被污染了的心,净化他们的心必须经过考验,而这考验在那纯净的世界里是无法进行的。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荒芜的沙漠里本来什么都没有,而这块小小的绿洲其实正是是王特意创造出来给他们接受考验的场所。王的考验很简单:在这看不见故乡,看不到希望的绿洲,如果一个人能够在这里一辈子保持善念,虽然看不见纯洁的故乡但是却能够以生活在故乡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这个人就通过了考验,他的灵魂将被接回美好的故乡。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留在绿洲的人们越来越自私,一代不如一代。为了帮助人们通过这场考验,王经常派出使者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入他们的生活,去告诉人们美好故乡的存在,去告诉人们回到故乡的标准,去教人向善,去尽可能净化人们的心灵。他们被人们视为贤者,圣人,哲人,思想家,预言家。他们描述的故乡世界如此的美好令人心生向往,他们教导人向善的要求却被视为可望而不可及。使者去了很多,真正通过考验回到故乡的人却很少。许多使者回来后向王诉苦言人之难度。甚至一些使者在那里也受到人们败坏思想的影响,做下了不该做的事,失去了回家的资格。

日月如梭,千年将近。这片小小的绿洲资源消耗殆尽,仅有的水源经过日光千年的照射蒸发就快要干涸了。愈来愈少的资源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愈来愈疯狂,人们的道德愈来愈败坏,离回到故乡的标准要求也愈来愈远。最后一位救人的使者归来,向王报告:如今的绿洲已是十恶毒世,那里的人再也不可教化,不可救度,只能随着绿洲的干涸而毁灭。

王站了起来,慈悲的双目凝视着绿洲的方向:“千年之约已到,我将亲自前去救度我的子民,再给他们最后一次回家的机会。” 为了救人,伟大的王脱下了耀眼的戎装,卸下庄严的王冠,披上了粗布的衣裳,打扮成一个流浪的人,徒步走出美好的世界,进入荒凉的沙漠,步入那即将干涸的绿洲。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他的外表与众人无异,他的到来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伟大的王慈悲的看着这群千年前他亲手送走的众生,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布置的对有罪生命的考验场所,感到阵阵的痛心:“我的子民啊,你们怎么留恋在这个不属于你们的肮脏的地方,忘记了美好的故乡?淡忘了你们曾经多么的想要回到故乡的强烈的愿望?” 伟大的王开始向人们宣讲故乡世界的美好,教人向善,净化人的心灵,走上回归故乡的路。伟大的王宏伟的慈悲感化了毒世中人们仅存的善念,越来越多的人醒悟了。他们虽然没有看到美好的世界,可是他们坚信他的存在,他们用王所教导的标准严格的要求自己,纯净自己的心灵。他们成为了王的坚定的追随者,他们为没有醒悟的同胞感到万分的焦急,他们奔走相告,把王的福音传遍整个绿洲,让越来越多的人走上了回家的路。

王的追随者越来越多,终于引起了恶世统治者的恐慌。他们不相信美好世界的存在,他们不相信向善是人回家的路,他们不相信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传道者是那个传说中千年后将来救度世人的王。在他们的眼中,拥有众多追随者的传道人是他们统治的威胁;在他们眼中,醒悟的人们在生活中完全无私的向善是颠覆他们政权的阴谋;在他们眼中,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向善者是不折不扣的软柿子,正好杀一儆百,以恐怖维持他们的统治。于是欺天的大谎被编造出来,对化身为传道者的王和其追随者无情的诬蔑。殘酷的鎮丅压和迫/害开始了,他们要从精神和肉体上对王的追随者加以消灭。

谎言毒害了无量的众生,不坚定者也放弃了回家的路。王坚定的追随者们感到万分的痛心和焦虑,他们向王请求:“我的王啊,请您慈悲!请挽救这些被谎言蒙蔽的生命,请在最后再给他们一次回家的机会。”慈悲而威严的王看着这群经受严酷迫|害而屹立不倒,仍旧一心一意为他人着想的坚定的追随者,说:“你们是世人得救最后的希望。在这十恶毒世,我再给人最后一次机会:谁还拥有善念,能够认同回归故乡的标准,就将得到救度;反之,助恶为虐,迫|害向善之人,不相信美好世界存在的生命,终将灭亡。”众多的追随者对王顶礼膜拜,感谢王所赐与的最后的机会。他们承受着迫害,顶住压力,奋不顾身,去向所有被谎言毒害的人们讲清眞相,启发人的善念,帮助他们认识并走上回家的路。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眞相,世间清浊两份:向善者日众,行恶者日衰。

终于,千年之期,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在邪恶的目瞪口呆下,人们看到了从美好的世界、故乡开来的无数金色的马车。传道者换上耀眼的戎装,带上庄严的王冠,回复了伟大的王慈悲与威严同在的本相。王坚定的追随者和众多在最后时刻做出了正确选择的世人坐上了金色的马车,与那些被迫|害死亡的纯洁高尚的灵魂一道,启程返回那产生他们生命的本源,无比纯净美丽的故乡世界,他们真正的家。王的诺言兑现了,他亲手接回了洗净了自己罪业的纯洁的生命。只留下背后那些邪恶的生命,随着绿洲里最后的一点水分一道,在毒辣阳光的烧烤之下,干涸。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